欢迎光临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网站 用户: 密码:  忘记密码 个人用户 企业用户  
网站首页 | 雅海动态 | 品牌丛书 | 雅海院刊 | 雅海院报 | 雅海折荐 | 作品年展 | 雅海阵容 | 书画展台 | 雅海赛事 | 年度征稿 | 诗道论坛 | 杨枫实录 | 路城实录 | 留 言 板
 
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公告
·本院第三届任职公告
 网络文学艺术作品年展    
 本院年展目录
· 内蒙古乌庶民小说作品网络年展
· 湖北肖擎天诗文作品网络年展
· 吉林从悟诗歌作品网络年展
· 四川黑朗“平民意识”诗及评论网络年展
· 广东何也情诗&歌词作品网络年展
· "情诗王子"王静网络诗歌年展
 
 

内蒙古乌庶民小说作品网络年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引火柴
      “老包呀,咱家的引火柴可真的快没啦!”老伴儿在灶门口边点火边重新提起这个不知她磨叨了多少遍的话题。这时,正在把两个眼珠子埋在书本中的老包,头也不抬地甩过一句话:“要说咱家缺金少银倒是真的。要说缺少引火柴,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。”
     老包的话不无道理。退休前,他先是当旗长,接着是书记,后来是人大主任。总之,同“正”字从未掰过交道、红过脸。在职时,他管辖的辖区内,就有大大小小的10来个国营林场。那时,不管哪个林场的汽车来旗里办事,都会主动地给他捎带一大堆、一大堆的引火柴、桦树皮之类的东西。包旗长也好,包书记、包主任也罢,由于他老人家最反对拉拉扯扯那一套,所以这些送柴火的林场头头或司机,每次送柴来都会表白一番:这些采伐下来的废材如不及时抢运出来,在山场上风风雨雨的,一年不到就会烂个溜光。
    老包一听,也有一番道理。每每要付钱,可来人都会急头白脸地强调这是“捎带”来的,根本没影响装货。然后,连茶水都不喝就驾车离去。这样,老包家的柴垛,始终像发面馒头一样鼓着。
    大权在握的时候,论职位,老包虽然仅是个七品芝麻官,但哪有闲暇时间过问家里柴米油盐酱醋之类的小事。解甲归田后,尽管借晨练之机,偶尔也往家买过油条、麻花、烧饼一类的食品和茄子、黄瓜、青椒一类的蔬菜,但大宗生活用品,仍旧不需他亲自披挂上阵去张罗。
    说是说,闹是闹。老包对老伴儿的话,这次真还纳入了“议事日程”。他收好老花镜,趿拉上拖鞋,想到被自己早就遗忘的角落“视察”一下。
    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原来,老伴儿所言不差也。
    老包眼瞅着马上要断顿的柴火底盘,心里一激凌。对呀,这几年哪还有人来送过柴火呢?有时,他在大街上碰见林场的司机,特熟悉的,摁一摁喇叭,给一张笑脸;一般认识的,假装没看见,油门一踩,甩给他一股黑烟。
    他转过身,三步并作两步的跨进屋内,急忙握住了电话听筒,在键盘上敲了一组阿拉伯数字。
    “喂!大山沟林场吗?我找你们的李场长呀……怎么,你就是李场长……那太好了。我是包忠远呀,我家一丁点儿引火柴都没了。你能不能……”
    “啊,包书记呀,您好吗?”没等老包把话讲完,听筒里就传来了李场长极为热情的声音。
    老包一阵窃喜,李场长不愧是自己的老部下,说得更准确点,不愧是自个儿提拨起来的人,着了急蹦子,就是管用。可是,正当他暗自高兴,准备向老伴儿马上宣布大功告成之际,对方就泼来一大瓢凉水,浇得他哑巴吃黄莲——有苦难言,干翻白眼珠。
    “包书记呀,真是对不起了,也是太凑巧了。我们场子的大车刚送去大修,顶少一个月才能回来……”
    老包刚想说“大修去了,活见鬼!今天早晨我在晨练时,还亲眼看见你们场子的大车,正在给旗长帮着往楼上搬家嘛”。可话到嘴边,不得不强忍着咽回去。心想,此时此刻,再说这些还有啥用呢?
    他放下电话,恶狠狠地瞪了老伴儿一眼,粗声大嗓地吼了一声:“没柴火啦,不会到自由市场买吗?你磨叽个啥?!”
    老包的这声吼,吓得老伴儿顿时没了“电”。但是,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往日那个前呼后拥、八面威风,同时还颇有儒将风度的老包,这会儿咋跟中了邪似的呢?!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0年5月12日写于呼和浩特

上一页  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 

 
关于本院 | 投稿邮箱 |
Copyright (c) 2005-2018 www.chinayaha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
通联:北京市通州区武夷花园牡丹园26—161—2C 邮编:101100 电话:010-89527185
京ICP备1403779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