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网站 用户: 密码:  忘记密码 个人用户 企业用户  
网站首页 | 雅海动态 | 品牌丛书 | 雅海院刊 | 雅海院报 | 雅海折荐 | 作品年展 | 雅海阵容 | 书画展台 | 雅海赛事 | 年度征稿 | 诗道论坛 | 杨枫实录 | 路城实录 | 留 言 板
 
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公告
·本院第三届任职公告
      书号及CIP数据,绝对产生在出版社审稿批复之后。
      本院运作自费出书,分五种类型:①单行本(一书一号单独使用);②上下卷(两部书合用一个书号,适于一人所编或所著);③上中下卷(三部书合用一个书号,适于一人所编或所著); ④ 多卷本(多部书合用一个书号,适于一人所著);⑤丛书(5~10本合用一个书号,常规情况下每部有惟一的CIP数据核字号)。以上①②③④运作快捷,一般情况下可满足作者(编者)选择出版社的意愿,相对丛书而言,费用高些;而⑤费用相对低些,运作周期长些,因出版社要求全套书5-10本一并送审排版清样。 本院恪守保真书号,拒绝假书号出书。有诚意选择“保真书号”出书的作家诗人朋友们,请您信附5元索取样书及出书简章,只索简章信附2元,无资不复,请谅解。
     诚邀编书同道精诚合作,以加快丛书的运作周期以我方书号资源地利优势+贵方客户资源互惠互利,开拓双赢。如有诚意,请附资10元索样书若干及合作细则,无资不复,请谅解。
本院主办“雅海著书立说者沙龙”,凡有意成为该沙龙会员者请汇11元费用。享有如下待遇:①颁发“沙龙会员”永久序号卡;联系与投稿注明“序号”优先处理。②出过书者免费刊登自拟书讯(如附样书,可发封面)一次。③委托本院运作自费出书,享优惠;④凡出过书者寄样书可参评“当代著书立说成功奖”;⑤寄500字内作者简介入《当代著书立说者成功实绩选录》书典,成书后再通知购书,不购书不影响入书;⑥赠样书1册附简章,随时函告本院重要活动信息,赠有关报刊资料。
 本院运作出书   2011→2003    
 本院出书目录(部分)
· 《丛德君诗歌选》Ⅲ《面对昆仑》银河出版 ...
· 《丛德君诗歌选》Ⅱ《蹒跚情怀》银河出版 ...
· 《丛德君诗歌选》Ⅰ《大地大地》银河出版 ...
· 张卫彬《与文安一起成长》国际炎黄文化出 ...
· 陈俞敏《有些时候在等候》(银河出版社)
· 冯尧衷著《风雨同路》(国际炎黄文化出版 ...
· 何刚诗集《寻找桃花源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 ...
· 杨进汉诗集《守望乡土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 ...
· 米粒诗集《漂泊的岁月》(国际炎黄文化出 ...
·李希曾著随笔集《读书记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张海生长篇报告文学《追逐梦想——刘如哲...
·张少林诗集《陌路踏歌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邱继军小说散文集《命比纸薄》(光明日报出...
·傅敏编著散文诗歌集《布谷林州》(光明日报...
· 张德胜著《民歌民谣唱民心》(光明日报出...
· 夏运清著《青云斋走笔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...
· 张轩渊 张卓宁 张硕恒 张卓林著《笔走...
· 杨 枫主编《灿烂的星座》作家诗人25家...
· 魏兴波 罗国勤《军旅情缘》(光明日报出...
· 傅敏著报告文学集《匠乡雄师》(中国华侨...
· 于春芳著《刘英俊之歌》(华龄出版社)
· 冯宗敬长篇小说《师魂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...
· 罗国勤小说集《昆仑情结》(光明日报出版...
· 秋泉诗集《过街桥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彭学文《鸟语花香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于宪国《都是为了爱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杨静仪《十字路口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夏飞《羽墨集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橄榄腰《留美心路》(光明日报出版社)
· 乌庶民文集《草原魂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杨静仪诗集《云影梦羽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赵凡夫散文集《异域风情录》(人民日报出...
· 陈爱中文集《点点滴滴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张素粉诗文集《羞涩的月亮》(人民日报出...
· 刘伟顺文集《魏源故里访逸录》(人民日报...
· 藏广香长篇小说《红枫叶》(人民日报出版...
· 郑天送诗集《心泉吟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郑洪然著《郑洪然诗选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童玲散文诗集《我与水之间》(人民日报出...
· 杨枫主编《当代作家诗人群雕》(人民日报...
· 靳可轶编著文集《金梧桐》(人民日报出版...
· 彭学文著《有约黄昏后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肖人翔著《听见太阳说》人民日报出版社
· 思云著《山乡情仇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李俊卿著《雨打芭蕉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陈喜民著《金魂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张开宇著《风雨兼程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熊焰著《魏源研究成果集成》(人民日报出...
· 段和平著《暖热石头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)
· 钟新梅著《梅山民俗文化》(人民日报出版...
· 江绪宝著《骂詈语言研究》(人民日报出版...
· 汤志海著《情报战趣谈》(人民日报出版社...
· 代英夫著《代英夫散文选》人民日报出版社
· 温阜敏著《文学视野话语》人民日报出版社
· 王士俊著《赫鲁晓夫研究》人民日报出版社
 

米粒诗集《漂泊的岁月》(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)


    作者简介:李升梅,笔名米粒,湖南人,中共党员,卅年代生人.中国汉语言文学系肄业,经济函授学院毕业.早期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文工队,后转公安、工程部门机关工作。系中国北方诗人协会、中国文学艺术家协会、世界华人作家协会会员。作品曾在人民文学、诗刊、星星诗刊、诗歌月刊、绿风诗刊雪国诗刊等发表。曾入选中国诗歌精选、新诗选、中国诗歌年选多种选本,曾获金奖。现居广州。
 

  用心在“时间的碎片”上留下“吻痕”
  ——序米粒第一部诗集《漂泊的岁月》
本院院长、作家新视野丛书主编 杨枫

   当米粒以诗的方式整理自己经历的岁月之时,不经意地发现,“岁月”居然有“漂泊”的个性。于是乎,作者便将结集的诗歌命名为《漂泊的岁月》。仅从这部诗集的命名,就不难看出作者的艺术眼光是不凡的。“岁月”本来有序:其流向,按部就班;其流速,一成不变——谁让它快,它也快不起来;谁让它慢,它也慢不下去。所谓类似“光阴如箭”的“快”、“一日三秋”的“慢”等等形容时间的词语,只不过是因人而异的感觉而已。诗人这种主观世界对客观世界理解的感觉,是建筑在现实之上又不等同于现实的一种心理状态,它不可否认地带有些主观的艺术色彩,是和诗最相通的。从这一点看,善于调动自己的感觉,可谓是成诗的基本要素。米粒能将有序的“岁月”打乱,这“岁月”便可“漂泊”了。这“漂泊”,是诗人对“岁月”的艺术感觉——这种感觉因是艺术的,当然就和现实大不一样了。其分歧就在于——现实的“岁月”只能以同样的流速,同一的流向,一个劲儿地“漂”,根本不可能“泊”;而艺术感觉的“岁月”,则摆脱了流速和流向的束缚,可舒可缓,可快可慢,更不可思议的是还可以“泊”。就这样,米粒笔下的“岁月”,时“漂”时“泊”,聚集了诗人的艺术细胞,它像带着剪刀一样,随意将

“岁月”裁成“时间的碎片”。由此,笔者感悟到,诗人写诗,不是在纸上写出华丽的辞藻,也不是用键盘敲出潇洒的句子,而是用心在这“时间的碎片”上留下“吻痕”。为什么说写诗是用“心”去“吻”呢?因为,作为诗人,不付出自己的挚爱,是写不出感动自己并感动别人的诗的。米粒将这“时间的碎片”视为一种载体,将诗化了的人生情志依附其上,他
正是肯用“心”吻出诗的人。请允许我捷足先登《漂泊的岁月》这一叶扁舟,让作为特邀编审先睹为快的我,把诗人半个世纪以来筛选的用心吻过、留下诗痕的“时间的碎片”,纷纷扬扬地抖落给读者观赏吧。
   本书分五辑。第一辑《硝烟岁月》,涉及到战争与和平以及歌颂中华民族的题材;第二辑《温馨玫瑰》,涵盖亲情、友情、爱情等触动自我情感脉络的内容;第三辑《海滩遐想》,偏重哲理给人以启迪的短诗;第四辑《广采博纳》,囊括缤纷生活的现实写照;第五辑《沉淀思考》,集一束带有讽刺意味的蒺藜。笔者通读本书诗歌的过程中,在字里行间窥见了米粒营造的“心灵的折射、苦乐的倾诉、情爱的彰显”三个侧重点支撑起来的诗人的精神世界。
   一、米粒的诗歌是折射心灵的万花筒,其缤纷的色彩是思想和艺术交融的瞬间涂抹而成。
   心灵集中了人的智慧、知识及其对客观事物的反映和想像,是以认识、情感、意志为基础的一个有系统的意识整体。诗歌是折射诗人心灵的万花筒,读米粒的诗歌,使我们洞察到这万花筒中缤纷的色彩。如将这色彩的缤纷剥离开来,可分暖色调和冷色调两种。
   让我们选择以暖色调中的“红”为主构成画面的诗,来欣赏它的美。
   首先请注目和赏析开卷诗作《升旗》:“晨曦 我庄严的母亲从雾霭中醒来/她飞开一片红霞/金星闪耀/映照山河 美!/一面炽烈的旗帜飞扬漫卷/——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/十三亿只鸽子 心飞蓝天——注目 巡礼!……”从“红霞”和“金星”的字眼,可以明显地看出,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。虽然将祖国比作母亲,在若干诗文中已司空见惯,但“母亲”在“晨曦”的“雾霭中醒来”,“飞开一片红霞”却给了以上常见的比喻输入鲜活的气息,使我们看到了祖国母亲灿若“红霞”,“闪耀”着“金星”的笑容。作者以这种罕见的暗喻手法去“映照山河”后,发自肺腑的“美”的慨叹,不能不引起读者的共鸣。这首诗渗透了米粒对祖国深厚的爱,促使诗人信手拈来夸张的手法,让这“炽烈的旗帜”在“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”的土地上,“飞扬漫卷”,“十三亿只鸽子”象征着祖国十三亿儿女,“心飞蓝天”,展现出群鸽绕旗“巡礼”形象逼真的巨幅宣传画于广袤的时空之间。这首以暖色调中的“红”为主构成画面的诗,有机地点缀上“金星”的“黄”,“心飞蓝天”的“蓝”,以及“鸽子”的白,增加了其审美魅力。在本书的第一辑中,诸如《朝霞》、《永远的丰碑》等篇什,同属歌颂祖国的大题材,在思想意义的挖掘上和审美境界的开拓上,都给人一种红得热烈的色调,读起来让人热血沸腾,与《升旗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效果。
   再让我们选择以冷色调中的“蓝”为主构成画面的诗,来欣赏它的另一种美。
   在此让我们铺开《梦幻的海水》的美丽画卷。“礁石/ 蓝的晶体/海浪/蓝得美?//普希金的诗/海上的风暴/站在岩石上的少女/穿着白色的衣裳/高临海浪之上/风暴在烟雾中喧腾/雷电的金光/赤红的光芒照亮她/风暴中烟雾的大海/海浪蓝得/美……//礁石/蓝的晶体/海浪/蓝得美!”这首诗的第一节和最后一节,文字以及分行的架构完全相同,只是“蓝得美”的标点符号运用不同,前者是“?”,用来悬起一个设问:“海浪”是“蓝得美”吗?后者是“!”回答的结果是肯定的:“海浪”确实“蓝得美”——这一问一答,妙就妙在将伟大的诗人普希金笔下的一首关于海的诗的意境,作为“蓝得美”的佐证,实在是别出心裁。这首诗以冷色调中的“蓝”为主构成诗的画面,那“岩石上的少女”衣裳的“白”,交织着“雷电”的“赤红”,还有“风暴中烟雾”的“中色调”时而丝丝缕缕地抹上一抹,那很美很美的“蓝”就更显得弥足珍贵,难怪连本不是蓝色的“礁石”,都被作者视为“蓝的晶体”,从而征服了读者的眼眸——这错觉的魔力,本身就是一种艺术。米粒驾驭这种艺术得心应手,正说明他诗的审美底蕴是深厚的。
   米粒的诗歌是折射心灵的万花筒。其缤纷的色彩不仅仅体现在看得见的“赤橙黄绿青蓝紫”上,那种眼看不见,但心能感应到的色彩,同样可以显出诗人的笔外功夫。像《爱痴》,濡染你的是爱的“玫瑰色”;像《来到书吧》,让你的心充满了青春活力的“绿色”;像《落日》,给你的是“橙色”的温馨享受;像《地球村的黑枪眼》、《车一旦有了疯牛病》那种“黑色的幽默”,给你思考和启迪……
   诗是思想和艺术有机交融的结晶。笔者姑且将诗比作蝴蝶,来诠释诗的思想和艺术的关系。没有思想统帅只靠艺术打造的诗,是纸扎的蝴蝶,再美也是没有生命的;仅有干巴巴思想的裸露而缺乏艺术渲染的诗,是没变成蝴蝶的毛毛虫,尽管有生命,也无美感可言,更不可能飞起来;只有得到思想的阳光照耀和饱受艺术的雨露滋润的诗,才是富有蓬勃的生命力翩翩起舞的美丽的蝴蝶。米粒的诗,绝大部分属于后者。
二、米粒的诗歌是倾诉诗人苦乐的日记簿,其心底的积淀是回顾和展望链接的履历筛选而成。
   人活在世,苦乐相伴,苦中有乐,乐中含苦,有时苦多乐少,有时苦少乐多。客观存在的苦乐,常常被主观感受放大或缩小。同是苦乐,对诗人和常人来说,其感受也存在着不尽相同之处。
   《光明天使》一诗,含着诗人对“乐”的领悟。晨起旭日升,是每个人习以为常的事。可在诗人米粒的心目中,却在一觉醒来之后,感觉到“光明的天使”刚刚悄悄地“从黑夜里走来”,她不去惊动人的梦,没有人听到她的脚步声,就“到了窗前”。沉睡在梦中的诗人米粒,“被夫人推醒”,他“一掀窗帘”,心中禁不住“啊”了一声,“一颗红太阳”喷薄而出,柔和的光亮,洒满他的心房……这就是诗人的乐,究竟是什么拨动了诗人敏感的神经?笔者禁不住发出慨叹:“太阳,耀窗前,谁播火种一团?绕地经天,送光明无限。植物、动物、人物,皆享温暖,赞美造物主,降喜乐,在人间。”我想,作为人,不管是常人还是诗人,不管是凡人还是名人,不管俗人还是伟人,不管商人还是宦人,不管男人还是女人,不管好人还是坏人,最起码应心存感恩大自然的赐予!试想,倘无阳光、空气、水,我们根本无法生存。所谓“人定胜天”的口号,只不过是人狂傲的喧嚣,不顺从大自然的规律,必遭惩罚的实例比比皆是,不胜枚举。与其怀有“失去的痛心”不如珍惜“得到的爱心”。米粒这首诗就表达了他歌颂“原始光明”得到这光明赐予的爱心,这难道不是一种乐事吗? 《旅伴 在禽流感期》一诗,含着诗人对“苦”的理解。诗摄下一部微型风光片——下:湖面。波光粼粼;上:天鹅。一群。飞旋。鸣叫呼唤;远:芦丛中。水上。一朵漂泊的浮云。近:那朵浮云原来是一只天鹅。孤独。死去。作者选择禽流感期的特定环境,借助“天鹅之死”的事件,以诗的意象表达“死别之苦”,这是米粒埋藏在心底的良善不经意的流露。
   苦与乐在人精神世界中,是两个相互勾结的“精灵”。你的灵肉,有时被“苦精灵”蹂躏,有时被“乐精灵”慰藉,也有时被“苦精灵”和“乐精灵”双重纠缠。《我这追梦人——自画像》一诗,就是诗人米粒苦与乐难解难分的真实写照。“黄昏/天边日落/我跋涉漫漫旅途/追寻缪斯那蓓蕾美丽的梦/抚着我曾疼痛的伤口/仰望乱云飞渡的天空/案头的文稿/早被左窗的狂风刮得七零八落/只好迈着蹣跚的脚步/再揽玫瑰色的夕阳/催开我梦中迷恋的花朵……”诗人“追寻缪斯”的苦与乐时时伴随着他。透过“左窗”,“极左”之风席卷神州的历史悲剧历历在目。米粒面对“刮得七零八落”的文稿之际,“苦精灵”便跳出来,肆意践踏诗人的伤心之处;诗人“再揽玫瑰色的夕阳”之时,“乐精灵”便与“苦精灵”相互决斗,苦也流血,乐也流血,融汇成调合剂,愈合了“我曾疼痛的伤口”——这“伤口”结痂,“催开我梦中迷恋的花朵……”。这“迷恋的花朵”就是诗人一生挚爱的诗歌。米粒的这幅“自画像”是用诗人心底苦乐的颜料绘成的心灵杰作,我们依稀窥见作者回顾和展望链接的履历。诗人对苦难遭遇的坦然面对、对逆境志向的执着追求,不能不令读者为之震撼!
   三、米粒的诗歌是彰显诗人情爱的显微镜,其微妙的心理是现实和梦幻时光的琥珀凝结而成。
  情爱可以分为情侣之爱,朋友之爱,血缘之爱,即爱情、友情、亲情。情爱是文学艺术创作的母题,当然也是米粒诗的触须不可避免的所及之处。由于人的个性不同,情爱的表现也有所不同。正因为如此,如何表现情爱,就成了文学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。米粒用现实和梦幻造就的吸管汲取这泉中之水,不断地滋润诗的土壤,他孕育的诗花是圣洁的。
   《情系远方》是表现“爱情”的。作者在“风雨之夜”由“庭院里的玫瑰”的“枝影”抽打“我的窗户”联想到“一定飘落了许多的花瓣”却“不被人拾起”,由此,爱怜的情丝,油然而生,如扯不尽的飘带,飘向“远方”。诗尾的“……”,给人以无限的遐想:远方的爱人风雨之夜的孤寂,如同玫瑰飘零的花瓣儿,没有着落……悬念中的爱,尤显珍贵。
   如果说《情系远方》的爱,有一点“相思之苦”的味道,那么,《我太太病了》的爱,则有一点“相濡以沫”的味道了。诗中的夜“很静谧”静得连躺在身边“生病的妻”的“微弱的呼吸”和“窗外林子里的落叶”发出的簌簌声,都能真切地听见。环境是静的,可陪在“生病的妻”身边的“丈夫”的心却一直不能静下来——“耳边总听到石洞里的山泉”的错觉,令他失眠而不能自制。作者笔下没有写如何悉心照料的具体场景,那“失眠”是他心底的爱默默绽放给“太太”一束温馨的花,,我们在这爱里,读懂了夫妻之间相伴一生的默契和责任。
   《给朋友》是表现“友情”的。“您遇阳光灿烂/抑或飞下晶莹的小雨点/我是你手中飞不走的伞”。这是仅有三行的微型诗,型微而义不微。“伞”的功能是雨天挡雨、晴天遮阳,作者将“伞”作为“朋友”的喻体,来赞美朋友的过的了,可米粒偏偏忙里偷闲地随手抓住“时间的碎片”,用心在其上留下“吻痕”,于是,一首首诗就这样诞生了。笔者揣度,李升梅先生,之所以在偌大的辞海里选“米粒”为自己的笔名,其意义或许是想把心血凝成的诗歌视为“精神食粮”,献给广大读者吧。我们姑且不论诗人是否真的这样想过,反正《漂泊的岁月》的问世,就充分说明事实便是如此。
序尾至,意犹未尽,琢磨古风一首,愿与米粒兄共勉——
漂泊岁月心相随,
志存高远破重围。
血沸煮红天边日,
诗染人生彩霞飞!

己丑年正月初一至初十写于北京来风轩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杨枫,作家诗人、评论家、文化事务资深策划师,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院长)
 米粒第一部诗集《漂泊的岁月》后记
    小作是作者第一本处女作。时间是从五十年代到现在.在半个世纪的漂泊岁月中, 作者虔诚地求索于诗歌的宫殿里,只為拾起她朵朵美丽的花絮。但痛惜的是早期的一些手稿,文革时被抄走了。现集子里的,主耍是汇集新千年以来。 她时间跨度长,其中主要是政治环境因素.〝左窗的风 将我的文稿括的七落八落……〞 就难以成集。即是搁笔多年,作品老的风格未变,不现代.也好,通俗 , 都看得懂.她没〝引进〞味,不时髦.不过,我还是认為她 〝明快、美、幽默〞也就有美学的享受了.但暇疵不少,不是说,这孩子就是乖。
    此外,这里我要感谢诗人、作家、评论家杨枫先生, 热情为她筹措催生编辑并作序。 作者 米粒

 

 
关于本院 | 投稿邮箱 |
Copyright (c) 2005-2018 www.chinayaha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北京神州雅海文化艺术院
通联:北京市通州区武夷花园牡丹园26—161—2C 邮编:101100 电话:010-89527185
京ICP备14037793号